增城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血火天衣 第291章 坚不可摧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13:39 编辑:笔名

血火天衣 第291章 坚不可摧

老师的剑切实命中了软绵绵,这是沒错的,仇无衣亲眼看到了这一瞬间,

爆炸的巨响尚且回荡在仇无衣的耳畔,与以前沒有任何差别,震得耳朵嗡嗡直响,

然而地上升起的火光样子却有些奇怪,

圆圆的骷髅头中间多了一条细细的直线,就好像被什么东西从中分开一般,

“心剑·断空,”

冷傲的声音自火光的围绕之中透出,

直线之中忽然冒出了一个三角形的尖锐物体,那是剑的尖端,

剑尖骤然向上一挑,完整的火光顿时被这凌厉的一击一分为二,斩开的缺口之中露出了老师的脸,那张脸挂着无限的高傲,不可一世地嘲笑着仇无衣与沙业,

“哦,”

仇无衣此时尚在空中,突然向下直接俯冲过去,

看來的确是小看这个自称老师的家伙了,他的剑很有古怪,看來不仅能斩断有形的物体,更能斩断无形的东西,比如爆炸之时的光和热似乎就被他“斩”掉了,或者称之为中和,干扰比较恰当,

虽然好像很厉害,但比起之前交手的三位大师,这种能力还称不上古怪,

况且现在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,就算他斩断了这场大爆炸,但爆炸的影响不可能完全沒有,

比如声音,

“老沙,现在上,让他沉一点,”

心中灵机一动,明知很可能不会奏效,但仇无衣还是再度抡起了战斧,沙业早就等着出击的讯号,他也晓得对方用剑,难以近身搏斗,于是握着星光之舞准备当做武器,

两人分别从空中与地面袭來,老师耳朵略略一动,脸转向了沙业的一侧,他认为这一边的攻势更加凶猛,而仇无衣的攻击似乎更容易化解,不需要全神贯注的面对,

星光之舞这根魔杖属于双手武器范围,一抡起來,攻击范围相当的长,沙业的前进速度略略逊于仇无衣,二者之间形成了短暂的时间差,

老师心中早已把两个人嘲笑个遍,所谓的一同攻击,最忌讳的就是配合不好,就这么一点时间差而已,他也有信心用自己的剑术将二人共同击破,

而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首先逼近的仇无衣,自小指开始,五根手指逐一握在了剑柄之上,肩头向着右侧稍稍压低,握剑的左手顺势向上一抬,

“唰,”

一条斜向上挑的银光自老师面前冲向天空,快得只需一眨眼就有可能错过,笔直的银光穿过了仇无衣投下的战斧,将硕大的碎千山劈成了两半,

天衣所幻化出的武器本來就是一种消耗品,一般來说只占整件天衣的极少部分,除了终极刺客那种将绝大部分的衣骨嵌入大炮内的奇葩以外,一般人天衣上的武器几乎不怕被破坏,即使碎了,天衣也能将构成武器的线立刻收回,并且重塑,

战斧所化做的断线飘扬在老师的头顶,突如其來的劲风却将一点点消失的丝线猛然打散,丢出战斧骗老师出招之后,现在到來的才是仇无衣真正的攻击,

老师已经挥出了一剑,长剑尚未纳入鞘中,这个姿势还可以再度出剑么,

答案是可以,

仇无衣后续的动作从一开始就沒有瞒过他的耳朵,在仇无衣将碎千山扔出,并且身体在半空突然转向的时刻,老师就知道接下來他将从这个位置向下垂直飞踢,

几乎在同一时刻,沙业已经将星光之舞高举过顶,酝酿着全力的一击,

老师有点生气了,

他生气的原因是这两个人竟敢小看自己出剑的速度,即使是这种程度的连携攻击,他也照样有信心将其逐一击破,

所以老师打算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,斩向仇无衣的一剑之中用上了天衣中最为强力的绝技,,心剑·断空,

赤红色的烈气在他的剑身上一闪而过,就像他触出剑一样迅速凌厉,

老师却沒有挥剑,至少看起來沒有挥剑,动作始终保持着方才斩断战斧的模样,

然而在他的斜上方却闪现出锋利的剑光,剑光的位置正是仇无衣踢下來的那条线,二者迅速重合在了一起,看上去,仇无衣已经被剑光斩中,

刚才老师的确挥剑了,不挥剑,自然就不会划出那一条雪亮银光,

只不过挥剑的不是他的手,而是心,既然名字叫做心剑,那自然不会用手,

操纵剑光攻击仇无衣的是老师的意识,一旦踏入了这把剑的攻击范围,他就能依靠自己的想象毫无误差地以剑光攻击,

这下子应该会让这些小辈开开眼界了,老师得意之极地以意识锁定了沙业的位置,沙业挥动星光之舞,举起手,下砸的一系列动作在他心中完全就是一格格的慢动作,慢得让人直打呵欠,

现在空中该溅出血才对,

老师如此想到,

“铮,”

半空中响起的却是金属相撞的清脆声音,而他所预料中的血

,一滴都沒有,

“不可能,”

老师脸色一变,顿时酝酿的心剑全部被打乱,他看不到发生了什么,唯独能确认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从空中飞踢下來的那个人鞋子上有什么东西,那件东西竟然挡住了他自以为无坚不摧的剑光,

“可惜了……你的矛还是穿不过我的盾,”

仇无衣踩着脚下的剑光翻身高跃,如同一条跃向龙门的鱼,若是从老师的视角向上看,那矫健的身影恰巧翻过了空中的明月,可惜他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,

后翻到最高点的刹那,仇无衣陡然发力,猛地弹出了右腿,自空中再度踢了下去,

矛盾之理,过了很长时间,仇无衣才明白这条衣骨的意义,看起來沒有任何特别的一双鞋而已,鞋跟部分镶嵌着小小的齿轮,这两个齿轮是仇无衣今生今世所见过最坚固的东西,

连能够斩断高温,斩断火光的剑,依然无法斩断这个看起來极不起眼的齿轮,

正在老师心中动摇的这一瞬,沙业手中的星光之舞距离他的脑袋已经只剩下不到三寸,

“可恶啊,”

老师心中暗暗诅咒道,只得屈辱地抬起了手,将长剑架在自己的头上,以心剑自傲的他从未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被人逼迫到狼狈防御的境地,

然而他想的还是太简单了,

星光之舞与剑身相交的刹那,老师脸上淡定的神情瞬间全部崩溃,紧闭的眼皮忽地张开,一双只有白色的盲眼几乎鼓出了眼眶,

沙业壮硕的双手紧紧握着星光之舞,用力地压了下去,只听脚下轰地一声,举着长剑苦苦僵持的老师向下陷进了好几寸,

即使想逃跑也做不到,星光之舞重力变化的力量已经发挥了效果,

老师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,身为盲人,他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最为敏锐,

身体无法动了,无论是手脚还是脑袋全都重得像灌了铅一样,别说移动,甚至连思考都遭到了阻碍,

无穷五金的恐惧感顿时吞沒了他,剑,只要能够出剑,自己就是无敌的,然而现在的自己却无法凭借手腕挥动那柄宛如生命的长剑,

胡思乱想之中,时间转瞬而过,

从天而降的一脚狠狠地踹在了老师的脸上,沙业的双手也随着仇无衣的降临而同时发力,横向挥出了猛烈的一击,

“咔,”

身体两处部分骨折的清脆声响清晰地回荡在老师的耳中,脸颊,以及胸口,两次攻击几乎沒有时间差,

仇无衣借着飞踢之力轻轻一弹,翻过沙业的肩膀落在他的身后,

沙业将星光之舞横在自己胸前,望向正前方那一大团被激起的灰尘,

“好像沒干掉,”

仇无衣向那边看了看,侧身对沙业小声说道,

“该死,你们这群该死的家伙,”

由于暴怒而变得歇斯底里的老师张口咳出一团混杂着唾沫的鲜血,凶神恶煞地在沙尘之中站了起來,虽然还能勉强保持着握剑的姿势,但手腕已经开始不住颤抖,不仅是手腕,其实他的全身都在抖动,

脸上糊满血污与灰尘的老师看上去越发狰狞,干涩的嗓子里挤出的声音早已沒有当初的淡定与骄傲,然而当一个人露出这张脸的时候,多半是为了掩饰心中的恐惧,

“站都站不稳了,你还想硬撑着吗,”

仇无衣故意以尖刻的言辞挑衅道,扰乱,这是刚才偶然间想到的破解心剑之法,

同时仇无衣也沒有忘记向沙业做出时刻准备战斗的手势,

“哼哼哼……真是小看你们了,不过,,拼上我这条命也不能让你们前进一步,”

老师拭去嘴角淌出的血迹,将纳入鞘中的长剑往地下一插,干脆盘膝坐在了地上,从表情上看,貌似重新拾回了信心,

“老沙先等等,小心他出手偷袭,”

仇无衣绝不认为老师的举动是投向,反而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,

“偷袭,哼哼,那我就直接告诉你们,从现在开始,我不会再前进一步进攻,也不会后退一步防守,我就坐在这里,谁要是有本事就尽管放马过來,”

老师放开了握着剑鞘的手,两手放在膝头,静坐不动,

广东治疗阳痿方法
南通性病
银川妇科
广东治疗阳痿费用
南通性病医院